在恢弘而莊嚴的大教堂裡,一縷縷陽光自穹頂上的彩色玻璃窗微微透入,灑落在教堂內的每一處,柔和一室肅穆的氣氛,更添一抹神聖的氣息。

在內殿之中,佇立著一名身著淡粉長袍祭服的男人,面容俊美且有著一雙帶笑的雙眼,眼底不經意流露出讓人看不透的精光,而在寬闊披袍的皺摺之下,包裹著挺拔的身材,大手牽著一名約莫7-8歲小男孩,白皙而圓胖的小臉上有雙炯炯有神的大眼,鑲嵌著小翹鼻的下方有張粉嫩的小嘴,身著一襲紅色的長外袍,束著高高的馬尾,跟著大人一同凝視著沐浴在聖光之中的十字架。

小男孩張著一雙骨碌碌的大眼,好奇地四處張望,小手輕輕地拉著大人的衣角,沿著淺色長袍下排往上看,暖聲軟語:「教父!為何我們要在這裡看著十字架。」

「昨夜教父和你的執事哥哥去清理一些有關黑暗的事,白晝到來後,定是要到聖殿上沐浴陽光。」被喚教父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揚。

「昨夜是除魔或消除吸血鬼嗎?…他們真的對人類有害嗎?」小男孩不解。

溫暖的大手覆上小男孩柔軟的頭髮,笑著說:「這世間是非善惡,皆有祂的定律和法則,而惡魔和吸血鬼傷害了無辜的信徒們,教廷是有必要為信徒們消除業障。」

「但是教父…他們一定是壞心腸的嗎?」小男孩歪著頭問。

「哈。教父肯定是除壞心腸的,如果他們是善良的,自然不會列在名單之內。」

「原來如此。」小男孩對著他漾起一抹笑容。

「希望小最長大之後,仍一直保持著純真的笑容。」蹲下身子張開雙臂將小男孩抱入懷裡。「是善?亦或是惡?未來皆由你自行判斷。」

小男孩將臉埋在他的肩上,悶悶地道:「教父...我就不能跟吸血鬼、惡魔成為好朋友嗎?」

「當然可以啊!」主教抱起了他。「但是前提之下,小最ㄧ定要確定他們不會傷害你。」

「嗯。」

「教父教父!我以後長大一定要成爲ㄧ個能保護教父和執事哥哥的人。」小男孩抬起頭,眼中有著堅定的神情。

「那你就要好好的學習。」拍了拍他的背。

「每天都學習?」小男孩苦了一張小臉。

「那是當然的。」哈哈大笑。

小男孩鼓著小臉靠著教父身上:「都不能出去玩了嗎?」

「偶爾為之。」伸手捏捏小男孩的臉頰。

「那、那小最想跟教父打勾勾作個約定,小最以後一定能保護教父和執事哥哥,當個很厲害的人,然後教父要答應小最,不管小最作什麼事都要答應。」小男孩伸出小拇指。

「好啊~但是僅限於好事,如果小最作壞事,我肯定會處罰你。」笑著也伸出小拇指。

「好!我答應教父要當個作好事的好孩子。」小男孩將小拇指勾上。

「打勾勾~蓋印章~說到要作到。」

童言童語使他開懷大笑,大手再次摸了摸他的頭。

 

最光陰,我對你唯一期望-

只要你能平安長大,找到自己想作的事,喜歡自己喜歡的人就足夠了。

 

*****

 

「最光陰~最光陰~」

一名身著藍長袍的青年,忙亂地在長廊上四處喊四處找尋著,從寢室到花園,找尋到內殿到熟悉的長廊之上,氣喘吁吁地扶著一旁的圓柱喘著氣。

「呼、呼…」可惡!跑哪去了?

驀然,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長廊底端,口氣之中帶點嚴肅問:「飲歲,急急忙忙的在找什麼?」。

「大、大、大主教。」飲歲僵直了身子,低著頭不敢抬頭看。

「我問你話呢!你在找什麼?」大主教看著飲歲猶若驚弓之鳥的面容輕笑著。

感覺到有陰影籠罩自己,飲歲嚥了口口水,聲音之中帶點微顫:「最、最、最光陰…不見了。」

頭壓得更低,低到不能再低。

「你是想要把臉貼到自己的胸口嗎?那倒是種新技能!還有我怎不知道你換有口吃。」

把臉貼到胸口?口吃?

「你、你剛剛說什麼?」飲歲猛然抬起頭瞪了他一眼。

「我說-你想要把臉貼到自己的胸口,那倒是種新技能。」大主教摸摸下巴,譏嘲的口吻:「沒想到你這麼愛聽我揶揄你。」

「你!」飲歲氣得牙癢癢。

「哈哈哈~好好好!你剛才說最光陰怎麼了?」

「呃…最、最光陰跑不見了…」突然又被提起剛才驚慌的事,飲歲的眼神飄向他處。

喔?果然。

大主教嘴邊噙著一抹高深莫測的微笑。

「孩子只是出去晃晃,晚點就會自己回來,你不用窮擔心。」

「但、但是他才10歲啊!萬一被人口販子抓走怎麼辦?如果被教廷的死對頭抓走又怎麼辦?……」大主教怎可以這麼淡定。

大主教看得出來飲歲視最光陰為自己親弟弟一般,最光陰自出生後就一直跟在他身邊,從小到大受到飲歲無微不至的照料,但孩子總是會想要喘口氣,會有好奇外面一切的時候。

「你不用擔心的,對教廷而言,最光陰是個特殊的存在,到哪都自有安排。」語罷,大主教揮揮手後便轉身離開。

就這樣? 。

飲歲呆愣了一會兒後回神,對著大主教消失的地方怒喊:「你每次都說的這麼簡單!」

 

*****

 

高束的馬尾,紅色的長外袍,穿梭在巷弄間,小馬尾繫著紅色的髮帶甩啊甩,小臉上有著慌張,不斷地往後望,好似在躲藏什麼,走走停停腳下的步伐。

確認後面已經沒人追上來,小男孩脫掉身上的長外袍,露出了白色的襯衫、黑色小短褲搭配著灰色長筒襪,穿著小皮鞋的小腳,踩著興奮又快樂的小碎步。

「終於擺脫囉嗦的人。」好奇的大眼四處張望。

從小在教廷長大,從來沒有獨自一人跑到外頭玩,好不容易擺脫了煩人的飲歲,最光陰掏了一下口袋,從口袋裡掏出了零錢和一張紙,攤開紙一看…

 

—知道你總有一天會想辦法擺脫飲歲的看顧,會想要獨自一人到外頭逛逛,沒多少零錢給你花,省著花,花完就回家。  教父留

 

「囉嗦。」小心翼翼地把紙摺疊好放進口袋裡收好,看著手上的幾枚硬幣。「教父…給這些頂多買個糖吃。」

小男孩找到了每次跟著飲歲哥哥出門一定會去的糖果店,決定進去買些自己歡吃的糖果。

噹啷- 

一踏進糖果店,老闆娘便笑著上前打招呼:「嗨~今天只有你一人來?怎沒跟哥哥一起來呢?」

「哥、哥哥自己先去買別的東西了,所以我自己來買糖果。」撒點小謊應該是沒關係的。

「那小可愛你今天想要買什麼呢?」老闆娘輕輕地戳戳他胖嘟嘟的臉頰問。

「阿姨~我只有這些可以買。」掏出口袋中僅有的零錢放在手掌上。

老闆娘瞧著小手上的零錢,站起身到櫃前,將一些小糖果裝入紙袋後,走回到他面前,把紙袋交給他,摸了摸他的頭,將食指放在唇前,作了保密的手勢:「噓!零錢收好,糖果就當阿姨送你吃。」

「不行的!教父說不能隨便收下別人的贈禮。」最光陰皺起了小臉。

還真是教出了一個乖孩子。

老闆娘走到櫃台,又拿了另外一包糖果交到他手上,笑道:「那不然你幫阿姨把這個送到客戶那邊,糖果就當作給你的獎賞。」

「真的嗎?」最光陰眼神發亮。

「當然,從這邊直走兩個街口後右轉走到底最後一間,老人家有些行動不便,你敲了門進去即可。」老闆娘告訴他詳細位置。

「嗯。」最光陰記下老闆娘說的路線後轉身便要離開。

「謝謝阿姨,謝謝你的糖果。」踏出店門前,最光陰有禮貌地鞠躬致謝。

「不會,你走路小心啊!」老闆娘朝著他揮揮手。

站在店裡面,望著小小的背影往前走的背影,在老闆娘身後,冒出了一抹熟悉的背影。

「大主教!你這樣教孩子的方式,真令我佩服。」轉過身朝來人點頭致意。

「即便心裡是多麼不願意,亦要試著放手讓孩子長大。」眼神一瞬不瞬地盯著漸漸走遠的小小背影。

「最近他們有動作嗎?」

「沒有。」

「很好,繼續觀察吧!」

「是。」

 

*****

「嗯…這邊直走兩個街口右轉…」最光陰一手提著老闆娘交代的糖果紙袋,一手拿著自己喜歡吃的糖果,喜孜孜地往前走。

等等就可以吃糖果了,想到就嘴饞。

轉進一個陰暗的小巷裡,隱隱感受到有寒風拂過白嫩的小臉,最光陰打了一個哆嗦,警覺地前後左右查看一番。

「應該是想多了。」只是風有點冷罷了。

  愉快地小跳步,腳上的小皮靴發出噠噠聲,在杳無人煙的巷道裡格外清晰,雖是處於熱鬧的住宅地段,卻一絲人煙都無,甚至住家沒有一處有光亮的。

 最光陰越走越發覺得奇怪,但是距離老闆娘告知的地方已不遠,他鼓起勇氣,踏著堅定的步伐往前進,在昏暗的巷道深處,終於有了一絲光亮處。

「應該就是這裡吧!」眨了眨被突然光亮刺激而朦朧的大眼,抬起小手敲了敲眼前的門。

 

扣扣-

「來了!」一抹稚嫩了聲音從裡頭傳來。

最光陰有些緊張的站直了身子等待來人開門。

門一開後,探出頭來是一名個頭比他高一點點的小男孩,白淨的小臉,彎彎的眉,恰似帶笑的水靈靈雙眼,頭上帶著帽子,身著粗布麻衣,手裡還端著一個裝著白粥的小碗。

「請問你是?」

突來的開門讓最光陰整個人愣住不動,眼前的少年輕笑一聲,伸出手在他面前揮啊揮。

「啊!對不起。」最光陰回過神。

「為何要跟我說對不起,你又沒作錯事。」小男孩忍不住失笑。

最光陰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你還沒回答我,你是誰呢?」

「我、我是糖果店老闆娘請我把這包糖果送來這裡。」將手上的糖果遞給了他。

「謝謝你。」收下糖果後,小男孩道了謝。「要進來坐坐嗎?」

「可能不行…我到處看看就得回家去了!哥哥會擔心的。」現在肯定是到處在找我了。

「那你等等我!」小男孩轉身進屋去。

最光陰就在門外等了一下,雙眼不斷地四處張望,他現在才發現自己穿過多麼黑又陰暗的巷道,站在這兒卻是看不著路口。

「偌!這給你!」小男孩遞給最光陰一個小瓶子。

「這是什麼?」最光陰好奇看著手上精巧的小瓶子。

「是蜂蜜,又甜又好吃的蜂蜜。」小男孩解釋。

蜂蜜!

最光陰雙眼發亮,開心的收下:「謝謝你!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綺羅生。」綺羅生溫柔一笑。「那你呢?」

「最光陰。」最光陰小臉漾起一抹

「真是好名字。」綺羅生伸出手。「最光陰…我們能當朋友嗎?」

最光陰伸出手與他相握,笑著說:「當然可以!啊…你的手好冷!你是不是會冷啊?」

最光陰將另外一手的糖果放到地上,雙手搓了搓綺羅生有點泛白發冷的雙手。

「我這是天生的!但是跟你相握就不覺得冷。」綺羅生笑顏逐開。

「嗯。」最光陰點點頭。

「時候不早了!再晚一點就要天黑了,夜晚的街道是很危險的。」綺羅生拍拍最光陰的手。

「下回我又能跑出來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出來玩,好嗎?」最光陰不知為何突然有些戀戀不捨離開此地。

「好。」

「一言為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山不萬水 的頭像
千山不萬水

此生無你 歲月何歡

千山不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