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行到了目的地後,兩人安置好船後上了岸,一踏上岸最光陰腳步略顯踉蹌差點跌倒。

九千勝見狀立即上前扶住他:「沒事吧?」

「我沒事!」最光陰搖了搖頭。

「找個客棧歇息吧!」九千勝擔心地看著他步伐蹣跚。

兩人走進客棧裡,鄉下地方難得一見身穿華服且氣質非凡的人,而且一次還是兩人不禁地令客棧內所有人眼睛一亮,店小二早在一旁等候已久,殷勤的上前道:「兩位客官這裡坐,不曉得你們今日要吃點什麼?」

「你想吃什麼?」九千勝轉頭詢問身旁的最光陰。

對於最光陰而言,眼前的一切都十分新鮮,言:「都可。」

九千勝讓最光陰先入座後,對店小二說:「小二!把你們好吃的都端上來吧!還要兩壺酒,今晚吾兩人還要住宿,上房兩間。」

「客官!今晚的房間只剩1間!」店小二有點歉意的回答。

兩人互看一眼後,九千勝莞爾一笑:「無妨!一間也可。」

「那好!小的先去準備一下,請兩位客倌就稍坐一下!」他們點好了菜後,店小二立刻飛奔去準備東西。

對於周遭他人的騷動和目光,最光陰絲毫不在意一律不理,九千勝則是向客棧裡眾人輕輕一笑,坐下不久後,小二的菜就端上來了

「吃吧!你也餓了吧!」九千勝舉箸夾了肉到最光陰碗裡「這是樟茶鴨子,皮酥肉嫩,吃一塊!」

最光陰將九千勝夾給他的肉往嘴裡放,入口後撲鼻的香味讓他眼睛一亮:「好吃!」

看最光陰靜靜吃著菜且吃得津津有味,九千勝才放心地舉箸吃飯,不消多久桌上的飯菜已掃空。

「最光陰看著九千勝手裡拿個酒,好奇的問:「為何九千勝這麼喜歡酒?」

「酒能解千愁,忘千慮。」九千勝勾唇一笑飲下手中的酒。

「我能喝一口嗎?」清澈的雙眼盯著酒,又看向九千勝。

九千勝挑眉一笑,抬手為最光陰斟了一杯酒:「好啊!」

最光陰端起酒杯,一眨眼的工夫居然把滿杯的酒一飲而盡,濃烈的酒香從嘴裡泛開,讓最光陰眨了眨眼,酒的後勁讓他開始有天旋地轉的感覺。

「唔」怎麼頭突然就暈起來了?所有的東西都在轉。

「怎麼了?」九千勝見狀,輕聲問著。

最光陰搖了搖頭卻覺得頭更暈:「為何天地在轉? 而且有兩個九千勝。」

「你醉了!」九千勝見他站起身來後卻沉沉地往後倒「小心!」

最光陰直接倒在他懷裡睡著,九千勝伸手將他攬腰抱起,無視在場眾人的目光而緩緩上樓,進了廂房後,九千勝將最光陰安置在床上,悄悄地脫掉他的鞋襪,解開他的外袍掛好後,再替他蓋上被子。

坐在床沿靜靜地看著他酣甜的面容,抬手撫上最光陰沉睡的臉龐,指尖感受到他臉頰的溫度,九千勝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在他額上輕輕地印下一吻

夜悄然而至九千勝似乎感受到窗外有異樣的氣浪襲來,眉頭緊皺,四處張望後回過神發現周身已被詭譎的氣息圍繞。

難道?

來到窗口抬頭瞭望向天空,天上竟掛著一輪紅月!

原來今日便是十五月圓之夜,每逢此時,他就必須化為狐形,汲取天地靈氣修煉並保持自身的元神,而今晚卻是幾百年來難得一遇的血月天象,整片夜空染上一片血色,九千勝望了一眼血紅的月又望向床上熟睡的最光陰後,手一揮便瞬化出結界把最光陰隔離開來。

九千勝閉目凝神,在血紅月色中盤膝而坐,血月之日為逢魔時刻,至寒至陰之靈都隨時可能侵身而來,揮動雙手運行體內真氣使周身繚繞著一縷輕煙護體,在運行真元之時必須專心修煉,稍有差池即會引邪氣入體,便有入魔的危險。

        催動體內天狐真元,凝氣按照天地規則運轉,汲取血月靈氣和自身之氣融入一體,真氣大量湧進九千勝體內,讓他頓時經脈脹痛而露出雪白狐尾,手化指訣,精合其神,神合其氣,氣合其真,引真氣入體突破自我境界。

        在功體吸收血月之靈氣完成之際,感受到後方有人接近,九千勝瞬間反身推倒壓制對方,一隻手猛然掐住了對方脖子,對方瞳孔放大且雙手不斷地揮舞著,臉在月色下突然清晰地映入九千勝的眼簾,發現那人卻是……

        「最光陰!」九千勝突然放開了掐住他脖子的手。

        最光陰快昏厥地倒在地上一陣猛咳:「咳咳咳

        「對不起!吾不知曉後方是你!」九千勝連忙幫他順氣拍背。

        他知道方才那一刻差點就置他於死地! 

九千勝酸痛的心情和愧疚感油然而生。

    最光陰抬眸,眼眶裡已泛紅濕漉卻言:「咳咳我沒事!」

        心口一緊,九千勝憐惜地看著他,手輕撫上他的頸項:「難受嗎?疼嗎?」

「不礙事!不疼!」最光陰倒是搖了搖頭,眼眸裡卻充滿了更多疑問「九千勝你是狐妖!?

他知曉此事是紙包不出火!「是...正確來說是狐仙...

狐仙?

「有何差別?」最光陰不解地皺了皺眉。

「有機會再跟你說明吧!」九千勝亦不急著解釋。

「恩。」最光陰分心地看著旁邊。

看著那雪白的狐尾圍繞在九千勝身旁,靈動的狐尾輕柔地撫上最光陰的臉龐,讓他情不自禁地閉目伸手撫摸,眸光流轉,九千勝將這一切看在眼底,眼眸瞬間變得深邃,彷彿是要將最光陰的靈魂與他融為一體。

他知道時機未到!

九千勝溫柔的笑:「你不怕嗎?」瞧他對他的狐尾很喜愛。

最光陰定定地看著他,言:「你是九千勝,所以不怕。」

九千勝心頭一怔,半晌還未能反應過來最光陰信任的話語下的意思,待他意會過來後,便莞爾一笑。

旋即狐尾纏上最光陰的腰,小心翼翼地將他拉近到身旁,兩人之間幾乎沒有縫隙,九千勝凝視著他良久,伸出手將他攬進懷裡,溫熱的氣息撲灑在他耳畔,讓最光陰倍感暖意。

「最光陰」你何時才能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此生無你 歲月何歡

千山不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