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飲歲瞄了一眼相簿。「你還記得他嗎?」

「記得他?他是我大學裡一個學長,難道我們小時候住在同一個病房?」最光陰轉頭問飲歲。

「你果然忘記了!」飲歲嘆了一口氣。

「這孩子跟你一樣是因為心臟問題而住院好長一段時間,剛入院的時候你哭鬧不停,這孩子很有耐心的哄你,之後你就跟人家好了起來,要出院的時候,你還哭著不要分開,還說什麼要跟他永遠在一起呢!」飲歲想起那段往事,覺得既懷念又好笑。

最光陰為自己小時候的童言童語感到羞赧。

「哈!你現在感到不好意思也來不及了。」飲歲把相簿擦一擦後又放回原位放好。

「那我小時候還有說過什麼話嗎?」最光陰總覺得自己有說過什麼。

「你真想知道?」

「說吧!」橫豎都一刀。

「你對著人家小哥哥說,長大要跟人家結婚!哈哈哈哈哈~」飲歲大笑。

「那他有說什麼嗎?」不祥的預感。

「小哥哥回你:『那小最要當我的新娘喔!』」稚兒的可愛約定。

此時此刻,最光陰覺得自己想挖洞將自己埋起來,之後看到學長,自己該怎面對他。

整個連假被迫在家裡當個乖孩子,操碎心的飲歲哥哥像是生怕他在學校餓肚子一般,在他要回學校當日,包了一堆食物要他帶回學校。

最光陰背著大包包,手裡還提著大包小包,一臉無奈道:「飲歲!太多了,我帶不了這麼多。」

「囉嗦!這些即食品都是我親手準備的,怕你有時候忙著寫報告,常常會忘記吃飯,熱了這些就可以馬上吃。」飲歲萬般囑咐。

「好好好怎只有你來送我上車?城主人呢?」最光陰完全沒看到城主出現。

「哈!怕捨不得你,可能怕自己哭出來吧!」飲歲趁人不在場就揶揄他。

「原來如此。」真是的。

「那我去學校了,不要太想我。」

「記得常常打電話回來。」

「好。」最光陰上了車後揮揮手。「掰掰~」

下車之後—

「飲歲真是的!」最光陰覺得兩手提到有點痛,稍微把兩袋東西放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入秋的天氣逐漸地轉涼,仰著頭,望著藍天,帶有些許涼意的徐徐微風吹拂過臉龐,緩緩地閉上雙眼,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竄入鼻息之間。

想起了在家裡看到照片裡的學長,亦想起網路上認識的師父,不論是誰都給他一股熟悉的感覺,心中對他們兩個人有些在意卻無從可解,卻也不知為何一股罪惡

感油然而生。

「該怎麼辦呢?」

 

「什麼該怎麼辦?最光陰你坐在這邊幹什麼?」

被突來的聲音打斷了思緒,將他拉回了現實。

最光陰猛地睜開雙眼,一雙帶笑的眼眸近距離瞧著他,心跳突然漏跳了一拍。

「學學長!」最光陰絲毫不敢動一下。

綺羅生知道最光陰是今天回學校,便在差不多的時間在附近等他,其實在遠處瞧見最光陰下車,本要上前幫忙他提東西,還沒走到他面前就看到他累到坐下來,悄悄地靠近一看,卻讓最光陰傻愣愣地一動也不動。

「哈!」不逗他了。

綺羅生抬起臉坐到他身旁:「看你大包小包的是剛從家裡回來?」

「對!哥哥給太多東西有點提不了。」最光陰平復一下心情。

「方才聽到你說該怎麼辦,你有什麼事困擾著你嗎?學長可以幫你。」

你就是我煩惱的來源啊!

最光陰有些尷尬地搖頭:「小事!只是擔心報告作不完。」

「沒想到現在教授都這麼嚴格啊?」綺羅生有些意外。

「不、不是那是學長沒遇到像豬一樣的隊友。」最光陰無奈。

「豬一樣的隊友?」

「我的室友兼同學。」最光陰攤了攤手。「一天到晚老是要我幫他弄報告。」

「看來你室友很煩囉?」

「還好我還知道要坳他請客,我不作白工的。」才沒這麼容易。

看著最光陰談論室友忿忿不平的神情,綺羅生有那麼瞬間覺得吃味。

「看來你們感情還不錯。」

「才沒有跟師父才是感情好」最光陰喃喃自語。「啊!沒有!你剛剛什麼都沒聽到。」

 

他剛剛是不是沒聽錯?是說跟師父感情很好?

「嗯?你剛剛是說跟師父?」

「沒、沒有!你聽錯了!」最光陰急否認。

「但我剛剛明明……」應該沒聽錯。

最光陰看向手,立即起身道:「啊!原來這麼晚了!學長!我還有事得要回去了。」

綺羅生也看向手錶。

6點!嗯他們線上約定的時間快到了!

「我幫你提到男宿樓下吧!」

「謝謝學長!」

 

***

最光陰回到宿舍後,急忙地先開了電腦後才將所有帶回來的東西放入冰箱跟櫃子裡。

急忙地登上線後,便看到-

你的親傳師父〔九千勝〕已上線了。

 

你對〔九千勝〕說:師父安,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九千勝〕對你說:好狗兒~為師天天期盼你回來!

你對〔九千勝〕說:對不起讓你等我了

 

〔九千勝〕摸了摸〔北狗〕的頭。

 

〔九千勝〕對你說:至少我每天都還能知道你很好,等待不苦的!(笑)

〔北狗〕親暱地蹭了蹭〔九千勝〕的胸口。

你對〔九千勝〕說:還是師父好。

〔九千勝〕對你說:我們去老地方吧!

你對〔九千勝〕說:嗯!

 

神行到兩人常去的桃花林,在桃花林最深處鮮少有人進入,他們師徒兩人常常來此處掛機聊天到深夜,常常戀戀不捨下線。

 

〔北狗〕乖順地躺在〔九千勝〕的腿上。

 

螢幕前的最光陰盯看著兩人的互動和聊天的訊息,一整個連假的鬱悶都消失了!

露出了自己也沒察覺的淺笑。

 

〔九千勝〕對你說:好狗兒~

你對〔九千勝〕說:怎了師父?

〔九千勝〕對你說:要不要出來見個面、吃個飯啊?

 

這一問讓最光陰差點就跌下椅子,還好有抓住一旁的櫃子。

〔九千勝〕對你說:你不願意就算了。

 

好似瞧見眼前人失落的眼眸一般,最光陰在稍稍冷靜一下後

 

你對〔九千勝〕說:師父我沒有不願意啊~只是怕師父對我失望。

〔九千勝〕對你說:有什麼好失望的?不過是吃個飯聊天而已。

你對〔九千勝〕說:我長得不好看,而且我不太會講話

 

螢幕另一端的人輕笑出聲。

 

〔九千勝〕對你說:長相並不能當飯吃的(笑)那我們就約下個假日吧!

你對〔九千勝〕說:嗯好。

 

才剛答應約吃飯,最光陰開始覺得是不是不該這麼輕易答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山不萬水 的頭像
千山不萬水

此生無你 歲月何歡

千山不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