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你今天要去打本?可以帶我一起去嗎?」室友兩眼發亮。「好歹我也是千辛萬苦幫你弄了一把好武器。」

最光陰歪著頭,有點勉強地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帶你因為我師父說是他們公會開的親友團。」

 

「你師父感覺很厲害。」室友手拿著洋芋片一口接著一口。「什麼公會的啊?

「恩好像是叫奇花八部。」

「咳咳咳什麼!? 奇花八部!這是全遊戲人人皆知的公會,幫主到幹部到幫眾都是精英,PVP跟PVE雙修的滿等高階幫會。」室友激動地一直講。

 

有這麼厲害?我那一天跟他們打五人本只覺得江山快手的親友們很親切。

最光陰思忖半晌,支著下顎,喝著飲料說:「我感受不到他們哪裡特別。」

「最光陰~你那個師父不會是個小號吧?」室友白了他一眼而後嘆氣。

小號?

「我倒是沒想過這問題,只覺得他對我挺好的。」最光陰搶走室友手上的洋芋片,抱著罐子,也一口接著一口吃。

「我的最光陰小少爺阿~今天的團,你就上心一點!我大發慈悲地自動滾出門幫你買點吃得回來,記得不要忘記我這人情。」室友拿起錢包,穿起外套。「今天就吃學校後門附近的水餃,你要多少顆?」

「30顆外加一碗酸辣湯。」

 

室友出門後,最光陰仰躺在床上思考著

原來是一個大幫會啊~這樣我更不能去了。

最光陰就是喜歡平平靜靜地玩著遊戲,才會一直婉拒江山快手加入他們公會邀約,繼續留在室友他自己創的一個小公會,室友這公會裡,雖然人少了點,但是該有的福利總是有,讓他在玩遊戲上完全沒有負擔。

 

叮!

上線的提示音從電腦端傳來,最光陰還有些懶散想睡,躺在床上不想起來,在床上伸了伸懶腰後,一個翻身下床坐到電腦前。

就看到了對話框裡的訊息……

 

你的師父〔江山快手〕已上線了。

〔江山快手〕:我可愛的小狗兒~今天有沒有乖乖啊?

〔北狗〕:我目前離座中,尚未回來。

〔江山快手〕: 居然是在掛機中,我就去找你出來。

最光陰故意將自己的角色挪到山洞深處打坐,得意地走去門邊的小冰箱裡拿了瓶飲料喝。

哼哼!我就不信你這次還會馬上找到我的位置。

 

一坐回到電腦前,那一瞬間心跳漏了一拍。

為何他總是可以輕易的找到他?難道真的這麼好找?

 

〔江山快手〕:我找到你囉!可愛的小狗狗~有獎賞嗎?

 

江山快手已經坐在北狗的身邊。

〔江山快手〕邀請〔北狗〕抱抱,是否接受?

 

看著邀請的框框,猶豫了幾秒,按下了同意。

 

〔江山快手〕摸了摸〔北狗〕的頭:好狗兒~準備好去打本了嗎?

〔北狗〕:嗯。

〔江山快手〕:因為缺治療,等等我會改開另外一個號上來跟大家一起進本,團招開了記得先入隊。

〔北狗〕:嗯?你有另外一個號?

〔江山快手〕:對抱歉!之前我沒跟你說我還有一個治療主號。

〔北狗〕:所以你騙我你是新手?

 

話落,空氣瞬間凝結。

 

〔江山快手〕:我只是

〔北狗〕:你不用說了!我知道像你們這樣的老手,喜歡玩弄新手當作有趣。

〔江山快手〕:我絕對沒這個意思!我從頭到尾都是真心跟你一起玩的,每天期待著在線上與你一起玩。

〔北狗〕:那一開始為何不就直接說你不是新手?

〔江山快手〕:因為我怕你會躲我。

 

螢幕前的最光陰不禁嘆一口氣,覺得自己是否過度反應了?

喝了一口飲料緩了緩勁。

 

見北狗遲遲沒有回應,江山快手便有些急了。

〔江山快手〕:相信我。

〔北狗〕:……我相信你,時間快到了,師父。

 

江山快手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但他知道北狗是相信他的,起身準備神行回幫領換號。

 

〔江山快手〕:那我先把這號回幫領下線……待會兒見。

〔北狗〕:嗯。

 

你的師父〔江山快手〕已下線了。

最光陰看著對話框內的下線提示若有所思。

 

那真正的他,主號是誰?

 

「我~回~來~啦!」室友人未到聲先到,碰的一聲開門進來。

最光陰翻了翻白眼:「門遲早會被你弄壞。」

「你看我多~貼心還順便幫你買了一杯珍珠奶茶!」把晚餐跟飲料交給他。

「喔?今天真貼心!你的大恩大德,沒齒難忘。」最光陰夾了一顆水餃入口。

「是說你入隊了嗎?」室友坐到旁邊看。

「嗯。」

室友撇了一眼隊伍已經進了2/3的人,陣容之豪華程度不是一般野團所有。

「挖賽~這些人都是PVP榜上名人和很多都是擁有高階武器的玩家啊」我的老天鵝啊!

 

「是嗎?」最光陰其實對這些什麼榜上名人一概不知。

 

此時,團隊頻開始有人開口說話

太羽驚鴻〕: 嗯? 小九呢?

夜歌殘腹〕: 他剛剛開著他的小號跟他徒弟玩,然後剛剛才下線說要換號。

〔御龍天〕:他今天是要當治療嗎?

夜歌殘腹〕:是要開治療啊~

太羽驚鴻〕:好久沒看他開治療上來,以為他要棄奶了!

〔絕代天驕〕:他不會棄奶的!

夜歌殘腹〕:你又知道了~你們什麼關係?

〔絕代天驕〕:……夥伴關係!

 

最光陰在螢幕前邊吃著晚餐邊靜靜地看著團隊頻的聊天,覺得他們公會很熱鬧又親切。

小九真是可愛的小名啊~

 

〔絕代天驕〕: 阿狂來了!

我醉超狂〕加入隊伍。

 

我醉超狂: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御龍天〕:不晚~小九才剛上線。

 

隨即,〔九千勝〕加入隊伍。

〔絕代天驕〕:你好慢。

〔九千勝〕:呵。

 

九千勝是師父嗎?

因為在未碰過面情況下,是無法遠距離看到對方的裝備和樣子,只好作罷。

 

太羽驚鴻:我們的大治療啊~~多久沒看到你上來打本了!

〔九千勝〕:我只是帶我徒弟,來跟大家一起玩。

太羽驚鴻:小九你好絕情,你忘記那年我們一起拓過的本嗎?

〔九千勝〕:沒忘,只是我更珍惜我徒弟。

 

看到九千勝跟其他的團員說得那一句珍惜他的話,讓他突然不知所措了起來。

 

〔九千勝〕對〔北狗〕悄悄話:可愛的小狗兒~你在哪?

 

其實在入隊後,北狗老早就到副本門口附近打坐等候,孤伶伶地獨自一人坐在一旁高處的岩石上,除了打招呼以外,一句話都沒說。

 

在他還在思考怎回答九千勝之時,眼前落下一名白衣袂袂白髮青年,背上揹著一把上等古琴,腰際間懸吊著一只通透圓潤碧玉,舉手投足間充滿優雅

 

〔九千勝〕:我又找到你了,小狗兒。

〔北狗〕:你為何總是可以找到我?

〔九千勝〕:因為我把所有的目光都投放在你身上。

 

本號從未收過任何徒弟的九千勝,此時作下來決定……

 

〔九千勝〕對〔北狗〕提出收親傳徒弟的請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山不萬水 的頭像
千山不萬水

此生無你 歲月何歡

千山不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