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羅生臉色突然一變,腳步有些踉蹌,最光陰見狀,「小心!」,趕緊上前扶住他。

「我沒事。」唇角勾起一抹淺笑,綺羅生雙眼緊盯著他。

被他這麼一盯,最光陰趕緊放開手,眼神飄到一旁,小聲地道:「沒事就好。」

 正當綺羅生打算開口之際──

「請問有訂位嗎?」熱情的店員滿溢著笑容打招呼。

「有。」綺羅生上前跟店員確認訂位訊息。

「綺羅生先生,兩位,這邊請。」店員帶領他們到最裡邊靠窗的位置,遞上雙份的菜單。

最光陰抬頭與綺羅生的眼對視,他正對著自己笑,最光陰隨即拿起菜單遮住自己的臉,佯裝自己認真在研究菜單。

「你想吃什麼?」綺羅生笑看著將自己埋在菜單內的最光陰,伸手將菜單從他面前抽走,對著他淺淺一笑。「我知道這家店什麼好吃,我來點好了,你能吃辣嗎?」

「可以。」最光陰點點頭。

綺羅生轉頭,熟稔地點好幾道菜,店員飛速地用筆記下他所點的菜品,確認過一遍後便離開,在方才綺羅生跟店員確認之時,最光陰在一旁盯著綺羅生的側臉,思考著這段期間來的一些事,不禁想得出神了。

「最光陰?」綺羅生見最光陰盯著他,失笑地在他面前揮揮手,見他沒反應,只好起身走到他身旁,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

突然間回過神來,最光陰又對上他含笑的雙眼,心底不由得慌亂,整個人往後一退,差一點跌出座椅,綺羅生伸手拉了他一把,一瞬間過於用力,最光陰整個人撲進他懷裡,卻在下一秒彈出他懷裡。

「我身上有扎人的刺嗎?」

「沒、沒有。」最光陰低垂著臉不敢看他的雙眼。

「怎麼坦誠身份之後,倒是生疏了些,為師好傷心啊~」綺羅生坐回座位,支著下頷一臉愁容地看著他。

最光陰抬眸,有些忐忑地頓了頓,說道:「師父……我似乎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跟你相處。」

「做你自己便好,不管是遊戲或者是現實,我們一樣是朋友不是嗎?」綺羅生嘴角微微上揚。

最光陰愣了一下,點了點頭:「是,那我該叫你師父?還是學長?還是綺羅生?」

「我不介意你直接叫我名字。」

欲言又止地動了動唇,最光陰的嘴輕蠕幾下,笑嘆了一口氣道:「綺羅生,我想我還是這樣叫你吧!」

「我總覺得對你有股熟悉的感覺,卻怎樣也想不起來。」

「你小時候住過院嗎?」

「有啊~住過很長一段時間,當時非常嚮往上學,所以在醫院裡總是抱著書不放,記得還認識了……認識了……」驀然,腦海中飄過一抹模糊人影,跟穿著小小的病服,坐在他的面前,認真地聽著他講的故事,下一秒畫面只看見兩人勾勾小指。

小哥哥……我們約好了!下次見面的時候不能忘記彼此。

那塵封已久的記憶漸漸地湧上心頭,那一段被他遺忘的過去和兒時定下的約定,他怎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

最光陰靜默地坐在對面,凝視著綺羅生,一時理不出頭緒,是否該開口向他表明自己就是被他遺忘的小病友,但……他真的還記得我嗎?他的內心如此交戰著。「那你還記得他長什麼樣子嗎?」最光陰在心中下了個決定,決定不先與他表明。

「那時還小,後來有那麼幾次,因為自己的病突然惡化,在這時間裡,也轉了不少醫院,甚至將我送到國外去治療,有些人事物已經記不得;我依稀記得他有著跟你一樣的銀白色頭髮和一雙漂亮又清澈的琥珀色雙眼。」綺羅生細細地琢磨腦海中斷片的記憶。

 

「原來跟我一樣啊……」胸口一陣發緊,最光陰卻怎麼都笑不出來。

綺羅生瞧他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有些擔心地問道:「你怎了?」瞧他都皺起眉頭了。

「沒、沒事!」完全不敢讓綺羅生發覺自己的心思,急忙地否認並轉移了話題。「只是突然想到這期考報告沒弄好,是不是會被教授給當掉,被當掉肯定會被哥哥給恥笑。」

「我看過你們班的小論文,基本上沒多大的問題,相信教授不會太嚴格的。」綺羅生身為系中的研究生,他會如此肯定是多少幫忙過教授看過學生的作業,他們這一屆可是優秀人才輩出。

「嗯。」

「你……似乎不怎開心?是發覺我是你師父,所以失望了?」綺羅生悵然若失地道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突然有點不習慣罷了。」最光陰無奈地擠出笑笑。

「也許我不該這麼唐突約你出來的。」綺羅生嘆了一口氣。

「你這樣可不是我認識的師父跟學長,把手伸過來。」最光陰對著他揮揮。

手?

綺羅生不疑有他地伸出手,最光陰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放到他手上,「我哥哥說『心情難過的時候,將糖果含在嘴裡,甜味會化解心底所有的愁思。』,所以這送你吃。」是一顆糖果,綺羅生抬頭看向他,雙眼和嘴角瞬間失守。

「你是小孩嗎?」這不是騙小孩子的技倆嗎?
「要你管。」

氣氛瞬間緩和許多,愉快又開心的氛圍在兩人之間慢慢地泛開,而後待店員上完菜離開後,兩人便邊聊邊吃,聊著平日發生的事,聊著遊戲裡共同好友的事,愉快地暢聊好幾個小時,直到店員來告知要打烊才意識到,他們聊到忘記時間。

回宿舍的路上-

「小最,你有想過你畢業後要做什麼嗎?繼續深造?」

「是有在思考要去考研究所吧!」最光陰伸了個懶腰。「但……家裡是有想法希望我能出國念研究所。」

「出國啊……」綺羅生不由得心底一陣難受。

「我不會忘記你的。」彷彿在宣告什麼事一般,最光陰突然轉過身,一臉認真地對著綺羅生說。「所以你也不要忘記我。」

小哥哥……你不能忘記我喔!我們打勾勾!

一句話勾起了已然封存的記憶,突地,小男孩的長相忽然清晰了起來,那一聲聲童稚的呼喚在他的內心產生了巨大的震撼;綺羅生看著眼前的最光陰的模樣逐漸地與腦海中小男孩的身影重疊在一起,記憶不斷地翻攪出來,綺羅生扶著微疼的頭停了下來。

走在前頭的最光陰發現人沒跟上來,瞧見綺羅生正扶著頭,站在後方不遠處,最光陰急忙地上前關心他:「你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

抬頭深深地看了最光陰一眼,倏地將他緊緊地抱住,臉埋在他的頸側,喃喃自語起來:「對不起……對不起……

無法理解他這突來的舉動,但是最光陰感受到他正難受地微微發抖,擔心地抬起手臂反抱住綺羅生,安撫他的情緒。

「對不起。」

這一聲對不起,最光陰清楚地聽見了,彷彿鬆了一口氣,笑嘆道:「小哥哥!你記起我了嗎?」

拉開彼此的距離,綺羅生莞爾一笑:「我想……這一切所有的相遇都是為了久別重逢,早在不知不覺中,命運又把我們拉在一塊。」

兩人相視而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山不萬水 的頭像
千山不萬水

此生無你 歲月何歡

千山不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