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 房卡感應入門。

「我回來了!」溫和的嗓音從玄關傳來。

「歡迎回來!」最光陰從室內小跑步到玄關。

見著最光陰慌忙地跑到玄關 ,綺羅生突覺一整天的疲累都消除。

自從撿了最光陰回家後已過一年半載,綺羅生原本平淡無味的生活因為他而充滿了溫暖的感覺,每天期待著回家,因為這個家有人等著他回家。

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問:「今天在學校有發生什麼開心的事嗎?」

綺羅生在安置好最光陰並將他歸入戶後,便將他送往專門大學就學,一來是為了要訓練他表達上的能力,二來是希望他多接觸外面的世界,卻礙於身分特殊之故,只好將他送往能保證他安全的學校學習,每天綺羅生回家一定會尋詢問他在學校的狀況。

最光陰閃開他揉亂他頭髮的手,平淡的回覆:「一切正常。」

「你吃晚餐了嗎?」綺羅生將西裝先擱置在沙發上

「吃了!你要吃嗎?我今天煮了一大鍋咖哩…」最光陰低著頭吶吶地說

自己煮的?

綺羅生挑起一邊的眉,看著他將手藏到背後:「你的手給我看看!」

難道被他發現了?

「為何要看我的手?」最光陰說著卻不敢看綺羅生的眼睛。

綺羅生不待他反應,將最光陰拉向他,扣住他的腰坐在他大腿上,讓最光陰的手無所遁形的展現在他面前。

最光陰十指手指幾乎有8成貼了OK繃。

「以後不准進廚房煮飯了!」綺羅生輕擰了雙眉,他光想最光陰在廚房手忙腳亂的畫面就心驚膽跳。

「可是…」我是想煮頓飯給你吃。

「沒有可是!以後我如果太晚回來就叫外送或等我回家再煮給你吃。」綺羅生知道最光陰的心意,但卻不願意看到他受傷。

最光陰悶悶地起身,坐到一旁的沙發角落不言不語。

他只是想讓他嘗嘗今天他特別跟同學討教的成果,沒想到卻換來他指責。

綺羅生見狀,嘆了一口氣,走到他面前蹲下,大手握住他的:「對不起…不該心急就責怪你。」

看著最光陰眼眶微紅,他就知道自己傷到他的心了! 

起身輕輕地將他摟在懷裡:「我知道你的用心,但是我不想看到你受傷。」

「對不起。」最光陰將臉埋在他胸口。

輕推開最光陰,手指輕拭去他眼角的眼光,對著他笑著說:「好啦!讓我嘗嘗你的傑作吧!」

「嗯!」最光陰起身到廚房盛了一碗放在餐桌上。

香氣四溢。

綺羅生坐到椅子上,接過最光陰遞過來的湯匙,舀了一口,嘗了一口露出複雜的笑容,最光陰看見他苦笑的嘴角,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要吃了!」最光陰見他還要吃下第二口,皺著眉生氣地擋下。

「為何阻止我?我覺得挺不錯吃的!」綺羅生拉下最光陰的手,又往嘴裡送第二口。

「一點也不好吃,對吧?會壞肚子的!不要吃了!」最光陰索性端走一整盤放回廚房,在廚房又紅了眼眶。

綺羅生輕嘆了一口氣,放下湯匙起身到他身旁:「只要是你煮的都好吃。」

「你少騙人了!」最光陰氣得將一整鍋倒進廚餘回收。

「啊…可惜了…」綺羅生發出惋惜的聲音。

最光陰不理會綺羅生的反應,悶著頭將鍋子洗好、擱回原來的地方後便頭也不回走出廚房,抱著抱枕將自己埋進沙發裡不發一語。

「怎啦?我又沒說不好吃,怎滅自己威風呢?」綺羅生坐到他旁邊將他摟進懷裡「我可愛的好狗狗,今天怎反而對自己沒自信了呢?」

「我…」最光陰將自己了臉埋進了小抱枕裡,悶悶地道:「反正…你就只會把我當成小孩子…就是不懂啦!」

        最光陰所讀的學校,其實是專門開立給Omega學生就讀,所以全校上下師生皆只有一種身分-Omega。而今日,他在學校第一次看到有同學發情期到來,被自身綁定的Alpha帶回家去,第一次看到這樣光景的最光陰,一時好奇就問起同學,他才知道正常的Omega在過了19歲後,隨時都可能會發情,而他今年19歲卻一點徵兆都沒。

        同學在告訴他的時候一臉訝異的看著他說:「你的監護人不是Alpha嗎?我還以為他是你的戀人,原來不是啊~難道...是你單相思嗎!?他什麼都沒告訴你嗎?」

最光陰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因為他一直都被綺羅生保護得好好的。

「你在想什麼?」綺羅生突然在他耳畔說話打斷了他的思緒。

「綺..羅生!那個…為什麼我…發情期沒來?」最光陰抬眸看著他。

「咳!」還未下口的茶水,綺羅生差點被最光陰一句話給嗆著。

最光陰伸出手幫他拍了拍背。

「我沒事!」綺羅生尷尬地將眼神飄到他處。

他怎會突然問這個問題?難道是學校那邊有人告訴他?

不是最光陰發情期還未發作,而是他一直都有把抑制劑放進他所吃的食物裡頭,就是不讓最光陰在還未了解和享受這世界的時候,就提前有發情期來綁住自己的一切感官,更何況他還有更好的選擇,可以選擇自己心儀的Alpha

看綺羅生沉思許久都沒有反應,最光陰心裡難受極了。

他果然是不喜歡我,只把我當小孩子。

趁綺羅生還在發愣的時候,最光陰生悶氣地把自己變回犬型,默默地離開他的懷抱,躲到桌子下不出來。

回神後,綺羅生發現最光陰躲在桌子下:「你怎把自己變成狗狗了?乖~出來我看看。」

最光陰轉過身背對他,就是不看他。

綺羅生不禁失笑地看著桌下耍性子的最光陰,頓了頓後,無奈的說:「真不出來?那今晚你就自個兒睡桌下囉?」

起身就打算去洗澡回房睡覺。

「你卑鄙!」最光陰從桌下出來,成了獸人形態,垂下的尾巴跟耳朵已經出賣他的心情。

「我不卑鄙!只是道出事實罷了!」綺羅生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哼!」最光陰一臉不甘地抿著嘴。

綺羅生溫柔地將他抱進懷裡:「乖~告訴我!今天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讓你心神不寧?」

「今天在學校…看到有同學發情期來了!」最光陰吶吶的回答「然後我一時好奇就問了同學…」

果然!

「然後?」綺羅生等著他的下一句。

他咬著唇搖搖頭:「沒事!」

「不說?」綺羅生可不相信沒事這兩個字。

「剩下的就沒什麼好說的。」最光陰自己說不出口同學跟他說了什麼。

雙手捧住他的臉:「我不相信!」

天生Alpha的支配氣勢即便是Omega尚未被標記亦也存在臣服的本能,最光陰在綺羅生氣勢逼人的凝視之下,不得不老實說出口。

「同學說你是不是因為不喜歡我就給我吃了抑制劑來壓制我的發情期。」最光陰怯怯地說著「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抑制劑!」

「別聽你同學瞎說。」綺羅生放開了他。

「那你是不是真的偷偷讓我吃下抑制劑?」最光陰苦著一張臉問

「對!我的確是讓你服下了抑制劑,從你來到我身邊之後一直…」綺羅生也不打算隱瞞了。

「為什麼?難道真的像我同學說的一樣,你不喜歡我?」說到痛處,最光陰瞪大眼驚愕地看著他。

「我沒有不喜歡你!」綺羅生覺得自己必須澄清「我只是想讓你多看看這世界,讓你有更多選擇的權利。」

他只是選擇用一種屬於自己的溫柔守候著最光陰。

最光陰上前用力抱住,將臉埋進了他懷裡,哽咽地說:「我絕對不要離開你身邊!永遠!不要趕我走!」

「我不願意就這樣看你被我綁住一輩子!待你再長大一點,你就會發現自己有更好的選擇!」綺羅生忍著心痛推開他。

「再多再好的選擇我都不要!」最光陰咬著唇「我真的喜歡你!從一開始跟你相遇那一天開始…我就一直喜歡著你。」

綺羅生的心忽然悸顫起來。

一個情竇初開的19歲少年是要花多少勇氣才能把心中的喜歡通通坦白於他,一陣暖意緩緩地湧上心頭,綺羅生目光溫柔地看著他,然在最光陰還未反應過來之前,輕輕地在他唇上一吻,這一個吻包含了種種道不出的柔情。

「你吻我是代表你也喜歡我嗎?」最光陰突然覺得方才的那一吻彷彿是一場夢。

「我不會讓你吃抑制劑了!」綺羅生唇角不禁上揚並憐惜地抱住他。

「恩...」最光陰明白綺羅生話中的意思。

漾起了一抹純真的笑容,最光陰將身體偎近他,並將頭靠在他的心口,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

能知道他也喜歡我,真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此生無你 歲月何歡

千山不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