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的記憶湧上心頭,最光陰開著人物待在竹寺裡發愣著,也未發現師父密語他。。

 

〔九千勝〕對你說:可愛的小狗兒你在作什麼?

〔九千勝〕對你說:小狗兒?

 

敲了幾回,都得不到回應,心覺得是否發生什麼事?看著他所在地圖,神形到了地圖後,電腦這端的人地毯式的搜尋北狗的位置,好不容易找到他,卻看到北狗站在竹寺裡一動也不動地望著NPC。

 

〔九千勝〕心疼地摸了摸〔北狗〕的頭。

 

嗯?

最光陰突然從記憶的迴廊中清醒,瞧見對話欄裡盡是師父方才密聊他的內容,而他卻一直掛著沒反應,正當心想該怎辦的時候,發現師父就在他身邊,靜靜地陪著他。

 

你對著〔九千勝〕說:師父對不起我剛剛發呆了!

〔九千勝〕對你著:無妨!你有心事?

你對著〔九千勝〕說:沒只是可能連日又考試又報告,是有點睏了。

 

我說謊了希望師父沒發現。

最光陰不想讓師父為他煩惱傷神,只好想了一個勉強的謊言來回答。

 

〔九千勝〕對你著:累了,就別玩了,快去睡覺!

你對著〔九千勝〕說:但是我才升一等你們都不等我連你也

 

最光陰打在密屏的一席話成功的撩起師父的罪惡感,另外一頭的人好似在思考什麼遲遲未發話。

 

你對著〔九千勝〕說:師父?

〔九千勝〕對你著:都連續考了好幾天試,你就先去睡吧!然後等等把你的帳號、密碼跟鑰匙鎖全賴給我。

你對著〔九千勝〕說:師父你要我這些資料作什麼?

〔九千勝〕對你著:我幫你練等。

你對著〔九千勝〕說:不要!

〔九千勝〕對你著:乖!聽話。

你對著〔九千勝〕說:我就是不要!

 

最光陰的自尊心告訴自己,就是想要自己練上去,不想靠別人幫忙。

 

〔九千勝〕對你著:好狗兒~你這樣不乖。

你對著〔九千勝〕說:師父!我想要自己練。

〔九千勝〕對你著:那你現在想跟我跟大家一起玩嗎?一起打本嗎?一起打架嗎?

你對著〔九千勝〕說:想。

〔九千勝〕對你著:那就對了!練等只是個過程。

 

好像也是有道理!我也是想要趕快趕上大家,跟大家一起玩。

 

你對著〔九千勝〕說:那好吧!師父那我先去睡了。

〔九千勝〕摸了摸〔北狗〕。

〔九千勝〕對你著:這樣才乖。

 

最光陰在好友頻跟大家道聲晚安後就下了線,拿起傳了個訊息給師父

        -師父!這是我的帳號跟密碼……師父也早點休息喔!晚安!

 

        過不久,手機就亮了起來。

        -嗯!你也快點去睡覺吧!晚安!

躺在床上的最光陰睡不著,心想著還有多少天要跟師父碰面,想著師父會是個怎樣的人,是跟他印象中的一樣嗎?

「誒最光陰!你師父對你真好。」躺在另外一個床上的室友邊滑著手機邊說。

「怎說?」不就一般的師父而已。

 「我玩這遊戲玩這麼久,還真沒看過這麼好的師父-給你最好裝備、帶你打本、帶你打架、陪你看花、陪你聊天等等。」室友細數著。「你簡直很像被包養。」

「什麼被包養!?」最光陰拿起床上的小抱枕朝他丟去。

室友機伶地抓住了抱枕。

「好險差點就要被擊中。」

「好好好不是包養,你們師徒真的很像情緣了。」嘖嘖嘖。

「你想太多了!師父只是看我是新手又肯學,待我好一點罷了。」最光陰翻過身去。

「你真的這麼想嗎?誒誒誒是說你有問過你師父是男是女沒?」室友有點好奇的問。

「沒!是男是女很重要嗎?」最光陰轉回來瞪了他一眼。

「我之前聽人家說九千勝是個大美人,有點好奇啊~你知道遊戲上風雲人物總是特別引人討論,更何況他又這麼神秘。」室友口中充滿崇拜。

「你知道嗎?在競技場上,幾乎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傳奇性的人物,官方邀請了他們好幾回都從不出現的。」

師父他們原來這麼厲害

「那我豈不是拖了他們後腿?」最光陰皺著眉問。

「嗯這不要問我~我拒絕回答!我睡了,晚安!你關燈!」室友將被子蓋上臉轉過身去不回答。

「你這臭小子。」又扔一個抱枕過去。

這次可丟中了。「哎呦~你是買了多少抱枕?」

「丟你剛好而已。」哼哼。

 

一個好眠的晚上過後,最光陰隔天剛好沒課貪睡了一下,起床後看見室友好心的幫他留買了一份早餐,拿起早餐坐到電腦前。

「還真好心,還幫我買早餐。」最光陰邊嗑早餐邊等著遊戲開起來。

等遊戲開起登入後,最光陰一看到角色介面,險險就要從椅子上跌下來,一個晚上師父已經幫他練到滿等,還幫他弄了一身新的基礎裝和武器,而且覺得好像角色哪裡不太一樣了?但自己卻想不起來哪裡不太一樣。

一上線就先看好友欄,師父不在!但卻遇到絕代天驕正在線上。

 

〔絕代天驕〕對你說:嗨!早安啊~

你對〔絕代天驕〕說:早安。

〔絕代天驕〕對你說:小九昨天真是勤奮,雙開幫你練等,對你真好!他對我們才沒這麼好(哭),他那一天組隊要練等,簡直像惡鬼一樣,一直在後面催促我們。

〔絕代天驕〕委屈的嚎啕大哭了起來。

你對〔絕代天驕〕說:不哭不哭!

〔絕代天驕〕對你說:他就對你特別而已。

 

特別?又一個人跟我說師父對我是特別的。

 

你對〔絕代天驕〕說:哪裡特別?我覺得我們就很像一般師徒。

〔絕代天驕〕對你說:嗯這很難說!因為你也沒看過他對我們嚴厲的一面,不過你還是不要看的好(你只要知道他真的對你特別好就夠了!

 

〔北狗〕瞪了〔絕代天驕〕一眼。

你對〔絕代天驕〕說:你這有說跟沒說一樣。

〔絕代天驕〕對你說:就很難跟你解釋,有機會讓你瞧瞧。

你對〔絕代天驕〕說:好啊!

〔絕代天驕〕對你說:那我先出門了!你自便~掰!

你對〔絕代天驕〕說:掰掰~

 

早上上遊戲通常不太能遇到活人,好友頻空蕩蕩的一片灰,表示大家平日早上都在上班或上課中,師父連他今日的日常都作完了,實在是閒得發慌,最光陰開著人物到平日最喜歡的樹下待了一會兒後,獨自一人又來到竹寺前,再踏入竹寺前門口,卻發現門口有一張紙,點擊撿拾後打開,螢幕突然被一陣潑墨。

 

*〔北狗〕少俠觸發了琅華歲月。前塵憶,竹寺夢,一壺酒,莫道錯、錯、錯;百代光陰轉瞬化浮沫,哪怕是場夢?奈何老天弄人為,彼岸花開再相會。

 

世界頻在一陣刷道賀他觸發遊戲最難觸發的奇遇,最光陰盯著螢幕上的提示久久無法回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山不萬水 的頭像
千山不萬水

此生無你 歲月何歡

千山不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